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亚星官网 > 园区规划 >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新中国海军自建立以来,恰值朝鲜战争时期,因此大部分海军订货经费都转拨给了空军。再加上国防建设要为经济发展和工业建设让步,海军处于极次要的地位,装备发展缓慢。为了解决中国海军的武器装备问题,海军司令员肖劲光于1952年4月22日亲率代表团前往莫斯科同苏方商讨一揽子海军装备购买计划。苏联方面原则上同意对华出售岸炮、鱼雷及教练机等武器装备,却婉拒了中方提出的驱逐舰购买意愿。

为迅速充实新中国海军队伍,毛泽东主席不惜两次致电斯大林,阐述“中苏战略合作”的重要性,请求允许出售驱逐舰,最终苏方做出让步。1952年9月及1953年初,海军副司令员罗舜初先后两次率团赴苏商购驱逐舰。谈判进行得十分艰苦,1953年3月12日罗舜初电告周恩来和萧劲光,陈述苏联不但准许出售的7型驱逐舰都是“废铜烂铁”,而且要价奇高。

“废铜烂铁也要!”

为什么说这种驱逐舰是“破铜烂铁”呢?因为7型驱逐舰是上世纪30年代设计、30年代末至40年代初批量建成的苏联第一代鱼雷-火炮驱逐舰,它们在50年代在无疑已经落后。哪怕是作为原使用方的苏联海军,也在大量退役、停用这种老式驱逐舰,转为建造30比斯型驱逐舰和更先进的56型驱逐舰,有3艘7型驱逐舰还被苏联海军用于新地岛的核武器试验中。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苏制7型驱逐舰总布置示意图

另外一点,无论是苏联海军自己还是前往莫斯科洽谈驱逐舰购置事项的中国海军代表心里都非常清楚7型驱逐舰在设计上存在一个不可容忍的缺陷:该型舰的主机和锅炉采用线性布置, 一旦在战斗中机炉舱被鱼雷或火炮命中可能会立即丧失全部动力!正是为了纠正这个缺陷,后来苏联人被迫暂缓部分7型驱逐舰的建造,改为建造将采用主机和锅炉梯次布置的7У型驱逐舰。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7型驱逐舰的主武装为4门Б-13型单管130毫米炮

不仅如此,该型舰在服役期间还多次暴露出舰体稳性和结构强度不足的问题,甚至还接连发生过因恶劣气象导致的舰体断裂恶性事故!比如在1938年11月8日,为太平洋舰队建造的7型驱逐舰“坚决”号因遭遇8~9级风暴舰体断成三截整舰报废。1942年11月20日,服役于北方舰队的7型驱逐舰“强击”号在为QP-15船队护航时因天气恶劣而断成两截,不久后沉没。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1938年11月8日,为太平洋舰队建造的7型驱逐舰“坚决”号因遭遇8~9级风暴舰体断成三截整舰报废

虽说在卫国战争结束后,部分7型驱逐舰陆续回厂接受了现代改装,并加装了雷达(为此将原本脆弱的单柱桅改为三脚桅)、声呐、新型鱼雷发射装置和换装В-11型双联装37毫米高炮等武装,但7型驱逐舰自身存在的生命力低下、居住条件差、缺乏应对核武器的防护措施(各个战位均露天在外)等先天缺陷并未得到彻底的解决。综上所述,将7型驱逐舰称为“破铜烂铁”并非是信口开河。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中国水兵正在操作“鞍山”级驱逐舰上的三联装鱼雷发射装置,鱼雷手需暴露在外解算射击诸元(供图:水母鱼)

但对于人民海军来说,7型驱逐舰虽然在技术性能上并不如战后新造的驱逐舰来得优秀,但引进后能迅速扩充和形成战斗力。于是萧劲光在3月16日回电罗舜初:“破铜烂铁也要!” 双方在经过多轮讨价还价之后,最终于1953年6月达成协议。当年6月4日,在苏联访问的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政务委员、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兼重工业部部长李富春,代表中国政府与苏联政府签订了《关于海军交货和关于在建造军舰方面给予中国以技术援助的协定》。这一协定又称为《六四协定》,购买4艘7型驱逐舰的内容即包含在协定中列出的未来三年(1953~1955年)苏方向中方供应的成品舰艇、武器和其他物资之内。协定还规定,供货价值的三分之一由中国方面交付现款,三分之二用苏联提供的贷款(贷款额6.1亿卢布,年息2%)偿付。

人民海军的“四大金刚”

1954年10月13日上午9时,在苏联太平洋舰队参谋长、海军少将彼得罗夫的率领下,由7型驱逐舰“坚定”号和“炽热”号、254К型扫雷舰Т-43号、Т-45号以及2艘M级小型潜艇潜艇M-276号和M-277号组成的舰艇编队从海参崴驶抵青岛3号码头。同月24日,这两艘苏制驱逐舰分别被命名为“鞍山”舰和“抚顺”舰。次日,中国海军第一支驱逐舰部队成立大会在青岛永安大戏院举行。青岛基地政委卢仁灿宣读了中共中央军委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驱逐舰大队”成立的命令,同时宣布任命苏军为驱逐舰大队大队长、刘成章为政委、魏建绩任参谋长,苏军、刘成章并分别兼任“鞍山”舰舰长、政委,马俊、王刚任“抚顺”舰舰长、政委。26日,中苏双方在军港码头上正式举行驱逐舰交接签字和命名授旗仪式。彼得罗夫代表苏方、卢仁灿代表中方分别在交接证书上签字。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1954年10月26日,中苏双方在青岛军港码头上正式举行了首批两艘7型驱逐舰的交接签字仪式

1955年6月28日,第二批7型驱逐舰“凛冽”号和“纪录”号一同在抵达青岛后移交给中国海军。这两艘舰分别被命名为“长春”和“太原”,还一并任命高基隆为“长春”舰舰长、尹万卿为政委,杨健为“太原”舰舰长、陆达为政委。这4艘7型驱逐舰在国内也被称作07型驱逐舰,此外在海外也有以第一艘引进舰“鞍山”来称呼的“鞍山”级驱逐舰,6607型的说法实际上并不存在。至此,驱逐舰大队的舰艇数量由2艘增至4艘,海军官兵们都亲切地称这4艘驱逐舰为“四大金刚”。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接收后不久的“长春”号驱逐舰(舷号303)侧视与俯视彩图(绘制:顾氏造船厂厂长)

1955年9月至11月,“鞍山”和“抚顺”两舰参加了著名的辽东半岛抗登陆演习。此次登陆是以美军在辽东半岛进行联合登陆为假想前提,“鞍山”和“抚顺”两舰奉命执行蓝方登陆编队的警戒和火力支援任务,模拟假想敌护航舰艇。演习中,两舰及时准确地进行了各种队形变换和火力支援任务,时间误差不超过15秒,距离误差不超过2链,初步显示了海军官兵的训练水平。1959年4月,“四大金刚”编队南下,赶赴舟山群岛,参加了以解放金门为假想背景的三军合成渡海登陆战役演习。同年9月,旗舰“鞍山”号率“抚顺”舰组成驱逐舰编队,参加了在浙江穿山半岛举行的陆海空合成渡海登陆战役实兵演习。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参加海上实兵演练的“鞍山”级驱逐舰(供图:海帆)

最后说明一下“四大金刚”的舷号和舰名变更情况。第一批两艘7型驱逐舰由人民海军接收后分别获得了101(“鞍山”舰)和102(“抚顺”舰),但不久后就改成了301/302。而由于年代久远,第二批移交的两艘同型舰(“长春”舰、“太原”舰)在50年代是否使用过103/104的舷号已经无从考证,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四大金刚”的舷号到1957年已经全部更改为301~304。尔后在1961年9月和1974年10月,海军先后两次进行舰艇舷号整编,“四大金刚”的舷号也因此经历了201~204和统一改回101~104的两个时期,直至退役。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四大金刚”中的老幺“太原”舰,根据其舷号304可判断这张照片拍摄于1955至1961年间

从鱼雷驱逐舰到导弹驱逐舰

随着我国第一代国产导弹驱逐舰051型设计和建造工作即将铺开,中央军委批准将“四大金刚”中的“抚顺”号鱼雷驱逐舰进行改装用于进行“上游”1号反舰导弹模拟飞行试验舰,为051型舰导弹发射装置的研制提供经验。在导弹模拟飞行发射试验顺利结束后,海军又决定拆去“抚顺”舰上的鱼雷发射装置,在该位置安装两具可回转的双联装导弹发射装置,并指定大连造船厂为改装定点厂。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仿制自苏制“冥河”反舰导弹的“上游”1号舰对舰导弹

1969年5月,“抚顺”舰进厂开始接受改装兼小修工程,这项工作一直持续到1970年初。2月9日,改装完成后的“抚顺”舰在旅顺海区进行了导弹发射试验,两发两中目标,实现了研制、装配、实弹试验一次成功。在“抚顺”舰进行的改装为研制051型导弹驱逐舰的导弹发射装置提供了丰富资料和技术参数,也为后续同型舰的改装奠定了基础。从1970年到1974年,大连造船厂又相继完成了“太原”舰、“长春”舰和“鞍山”舰的改装任务,且所有导弹发射试验均命中目标。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接受现代化改装后的“长春”号导弹驱逐舰(舷号103)侧视与俯视线图(绘制:顾氏造船厂厂长)

附录:“四大金刚”服役简史

“鞍山”舰

“鞍山”舰原为1936年8月23日在尼古拉耶夫的第198造船厂开工(船厂建造编号С-324)的一艘7型驱逐舰,原名“匆忙”号(Поспешный)。该舰于1939年4月30日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的第199造船厂下水,次年9月25日继承了因风浪事故报废的同型舰(船厂建造编号С-229)的舰名而更名为“坚决”号(Решительный,国内旧译“果敢”号,音译名“列什切内依”号),1941年8月26日竣工并加入红海军太平洋舰队服役。“坚决”号驱逐舰在1947年1月17日被调到以海参崴为主基地的第5海军(1947年由苏联海军太平洋舰队拆分而来),1951年7月3日至1953年10月8日在海参崴的远东造船机械厂接受了大修。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上世纪40年代末在海参崴港内拍摄的“坚决”号驱逐舰

1954年10月13日“坚决”号驱逐舰由海参崴驶抵青岛,同月24日被命名为“鞍山”舰(舷号101),25日正式服役。1966年2月至1969年1月,“鞍山”进入大连造船厂进行中修。1974年3月至10月,“鞍山”舰再次回到大连造船厂接受现代化改装和小修,期间将舰上的鱼雷发射装置改为导弹发射装置。1977年5月至7月,“鞍山”与“抚顺”两舰赴台湾海峡执行打捞“阿波丸”沉船的任务,开辟了07型驱逐舰连续航行、锚泊56天的先例。1980年,“鞍山”舰奉命在4艘猎潜艇的护航下航渡至黄海海域为刘少奇同志撒骨灰,随后参加了一系列的战术训练任务。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接受导弹化改装后的“鞍山”号导弹驱逐舰航拍,具体拍摄时间不详(至少在1974年以后)

在第一艘国产导弹驱逐舰“济南”号(舷号105)正式编入海军部队战斗序列后,人民海军装备逐渐走向自主研发的加速发展时代,“四大金刚”在海军中的地位也逐渐降低。因而在光荣服役38年、航行了近20万海里后,“鞍山”号驱逐舰于1992年4月24日光荣退役。经海军首长批准,“鞍山”舰作为“四大金刚”之首和重要历史文物得以保持原样进驻位于青岛市内的海军博物馆对外展出。而作为7型/07型驱逐舰的原产国苏联,或许是因为该型舰在卫国战争中表现并不令人满意的缘故,没有一艘7型驱逐舰在战后得以留存下来成为纪念舰或博物馆供人观瞻。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挂满旗的“鞍山”号导弹驱逐舰

“抚顺”舰

“抚顺”舰原为1936年8月23日尼古拉耶夫的第198造船厂开工(船厂建造编号С-323)的7型驱逐舰“炽热”号(Ретивый,音译名“列奇威”号),该舰于1939年9月29日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的第199造船厂下水,1941年10月10日完工并加入红海军太平洋舰队服役。“炽热”号驱逐舰在1947年1月17日被调到以苏维埃港为主基地的第7海军(同样在1947年由苏联海军太平洋舰队拆分而来),1951年11月24日至1954年1月11日在海参崴的远东造船机械厂接受了大修。

1954年10月13日,“炽热”号驱逐舰与同型舰“坚决”号一同抵达青岛,同月24日被命名为“坚决”舰(舷号102),25日与已改名为“鞍山”舰的“坚决”号一同加入人民海军服役。1957年8月4日,“抚顺”舰在青岛接受了周恩来总理的检阅。1969年5月至1970年初,“抚顺”舰在“四大金刚”中率先接受导弹化改装,拆除2座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装置,安装了2座双联装“上游”1号反舰导弹发射装置。1989年,“抚顺”舰从海军退役并被拆解。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接受现代化改装后的“抚顺”号导弹驱逐舰(舷号102)侧视与俯视彩图

“长春”舰

“抚顺”舰原为1936年5月15日在尼古拉耶夫的第198造船厂开工(船厂建造编号С-319)的7型驱逐舰“凛冽”号(Резкий,音译名“列兹基”号),该舰于1940年4月29日在海参崴的第202造船厂下水,1942年7月31日建成加入红海军太平洋舰队服役。“凛冽”号在1947年1月17日调至第5海军,随后于1952年11月28日至1955年1月15日在远东造船机械厂接受了大修。

1955年6月28日,从苏联购入的第二批7型驱逐舰“凛冽”号抵达青岛并在7月6日被命名为“长春”舰,加入北海舰队开始服役。70年代,“长春”舰和其他同型舰一样接受改装成为导弹驱逐舰。1990年8月,“长春”舰退出现役,并被山东省乳山市购去,停泊于该市的银滩做为展示舰用。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挂满旗的“长春”号导弹驱逐舰(舷号103,供图:水母鱼)

“太原”舰(1986年更名为“青岛”舰)

“太原”舰原为1936年9月25日在尼古拉耶夫的第198造船厂开工(船厂建造编号С-327)的7型驱逐舰“纪录”号(Рекордный,音译名“列考尔特内依”号),该舰于1939年4月6日在海参崴的第202造船厂下水,1941年1月9日建成加入红海军太平洋舰队服役。“纪录”号于1947年1月17日调至第5海军,1949年10月20日至1952年12月17日在远东造船机械厂进行大修。

1955年6月28日,“纪录”号与同型舰“凛冽”号一同抵达青岛,并被重新命名为“太原”舰。1962年4月12日,“鞍山”、“长春”和“太原”三舰奉命出航,前往监视从日本佐世堡开中国领海附近进行电子侦听的美国海军驱逐舰“狄海文”号(USS DeHave),这是解放军海军首次派舰到12海里领海线外执行任务。同年5月17日,“太原”舰又与6604型猎潜艇“常州”号出海驱逐侵入福州以东领海达3.8海里的美国海军驱逐舰“格里高里“号(USS Gregory)。7月5日,该舰还奉命前往监视侵入中国青岛以东领海的美军驱逐舰“弗兰克·诺克斯”号(USS Frank Knox)。双方在对峙3天后,美舰最终离开。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人民海军“太原”舰(舷号204,供图:海帆)

1970年,“太原”舰在大连造船厂完成了改装为导弹驱逐舰的工程。为避免同台湾海军“太原”号巡防舰(原美制“里利”号驱逐舰)重名,“太原”舰在1984年更名为“青岛”舰。“青岛”舰于1991年9月19日退役后,又改回了原先的舰名“太原”停泊在大连老虎滩作为大连舰艇学院的练习舰使用。

人民海军向前进——追忆“四大金刚”

退役后泊于大连老虎滩的“太原”号导弹驱逐舰(舷号104)